<noframes id="hthzr">
<address id="hthzr"></address>
      <address id="hthzr"><th id="hthzr"><th id="hthzr"></th></th></address>
      <noframes id="hthzr">
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hthzr"><address id="hthzr"><th id="hthzr"></th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span id="hthzr"><th id="hthzr"><th id="hthzr"></th></th></span>

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hthzr">
              首頁> 浩華視角> 業內資訊

              拒絕“一城獨大”!誰是最強“雙子星”城市?

              2021-01-13

    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    中國有多個“雙子星”城市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廣東坐擁廣州、深圳兩大一線城市,浙江的杭州、寧波均為萬億GDP城市,江蘇的南京、蘇州同為經濟強市,山東的濟南、青島實力突出,遼寧的沈陽、大連不分伯仲,福建的福州、廈門各有所長……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雙子星城市的存在,意味著所在省份經濟實力非同尋常,輻射力和引領力一流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然而,這勢必帶來新的問題:到底以誰為主?雙子星城市究竟要錯位發展還是互相競爭?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面向十四五,不同省份給出了不同的答案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01

              廣州、深圳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廣州、深圳是中國乃至全球最負盛名的“雙子星”城市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近日,廣東發布十四五規劃建議提出:


              以深化廣深“雙城”聯動強化核心引擎功能,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大灣區“雙子城”,放大輻射帶動和示范效應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2020年,廣東GDP突破11萬億,而廣州、深圳早已突破2萬億,合計占廣東經濟總量的4成以上,如果算上廣佛肇、深莞惠兩大都市圈,合計占廣東省經濟總量更是超過7成。(參閱《最新城市評級:6個超大,11個特大》)




              廣州、深圳該如何發展?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廣東對此提出的是“雙城聯動”。既然是聯動,就意味著兩大城市既有分工又有合作,競合關系大于競爭關系,不能各自為政、同質化競爭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對于深圳,廣東的提法是“以改革創新推動深圳先行示范區建設”。


              深圳是經濟特區、計劃單列市、先行示范區、全國經濟性中心城市,經濟、金融、科技創新職能更為突出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廣州有所不同。廣州是國家中心城市、副省級城市、華南門戶樞紐和全國綜合交通樞紐,綜合實力更為突出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在十四五規劃建議中,廣東對廣州的主要定位如下:


              以支持深圳同等力度支持廣州建設國際大都市。支持廣州強化省會城市功能,推動國家中心城市和綜合性門戶城市建設上新水平,打造國際綜合交通樞紐、教育醫療中心和對外文化交流門戶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這其中,最值得關注的地方有兩個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其一,廣東再次重申“以支持深圳同等力度支持廣州”。深圳是先行示范區,有國家政策鼎力支持,且作為計劃單列市,財政相對獨立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可以說,廣州則是廣東省財政的重要來源之一。以支持深圳同等力度支持廣州,不僅是一碗水端平的體現,也不乏現實層面的出發點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其二,“支持廣州強化省會城市功能”。一般而言,省會是一個省的行政、經濟、教育、醫療、文化等中心,輻射全省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做大“強省會”,不是廣州的選項。強化省會功能,應該不是全領域的強化,而可能聚焦于教科文衛、交通等綜合領域,體現廣州的省會引領作用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02

              杭州、寧波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與廣州深圳相似,杭州寧波,一個是省會,一個是計劃單列市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近日,浙江發布十四五規劃建議:


              浙江將全面提升中心城市能級,唱好杭州、寧波“雙城記”,大力培育國家中心城市。 

              杭州、寧波都是萬億GDP城市,2019年杭州GDP超過1.5萬億,寧波則接近1.2萬億。



              杭州的數字經濟獨樹一幟,而寧波的制造業和港口經濟極為突出,兩地產業存在明顯分工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杭州是中國數字經濟第一城。2019年,杭州數字經濟核心產業實現營業收入11296億元,同比增長19.4%;增加值3795億元,同比增長15.1%,占GDP比重24.7%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寧波是制造業和外貿重鎮。


              寧波是全國三大家電產業基地、三大服裝基地、七大石化產業基地和七大新材料產業基地之一,制造業單項冠軍企業高達39家,位居全國城市首位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從區位來看,杭州是杭州都市圈的中心城市,寧波則從屬于大上海都市圈,與上海隔海相望,隨著滬甬跨海大通道的逐步落地,寧波與上海將進入一體化發展模式。



              由于支柱產業懸殊、區位優勢不同,杭州、寧波打造“雙城記”,有相當廣闊的空間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杭州在十四五規劃建議中提出:


              高水平打造“數智杭州·宜居天堂”,加快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際大都市;唱好杭甬“雙城記”,打造“山海協作”升級版,高水平打造杭州都市區、都市圈,加快跨市域一體化合作先行區和杭衢黃省際旅游合作示范區建設;著力建設國家中心城市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在十四五規劃建議中,寧波提出:


              全面唱好“雙城記”,推進杭甬錯位發展、協同發展;主動融入上海大都市圈,建設前灣滬浙合作發展區,承接上海非核心功能轉移;全面建設高水平國際港口名城;積極創建國家中心城市。 

              可見,杭州的發展重點在數字經濟,杭州都市圈向安徽、江西擴圈也是大勢所趨。寧波的發展重點則在于制造業,與上海、杭州協同發展,是長久之道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03

              南京、蘇州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南京、蘇州的關系,與廣深一樣備受關注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2020年,江蘇歷史性跨入10萬億時代。這在《官宣!中國第二個10萬億大省誕生》一文中有詳細論述。


              南京雖然是江蘇省會,但省會首位度位居全國倒數第二;蘇州雖是普通地級市,但經濟總量接近2萬億,堪稱名副其實的中國最強地級市。
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江蘇省十四五規劃建議提出:


              加快提升揚子江城市群發展水平,支持南京爭創國家中心城市,推進南京都市圈高質量發展,加快寧鎮揚、蘇錫常一體化發展,打造蘇通、錫常泰等跨江融合發展城市組團,推動南通滬蘇跨江融合發展試驗區建設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可見,江蘇正在強化南京的省會功能,不僅再次提出“支持南京爭創國家中心城市”,而且還將“南京都市圈”、寧鎮揚一體化等列為重點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蘇州則更側重于經濟功能。蘇州是與上海、深圳相當的中國三大工業城市之一,也是首屈一指的外貿城市。制造業相當發達,縣域經濟突出,無論是全國百強縣還是百強鎮,均名列前茅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從都市圈的角度來看,南京、蘇州發展方向不同,競爭關系不明顯,可共同助力江蘇經濟建設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南京雖然不是典型的強省會,卻是不折不扣的強都市圈。


              目前,南京都市圈囊括江蘇、安徽8個城市,近日又將常州溧陽市、金壇區吸納進來,輻射范圍并不弱于中西部的強省會。這在《跨省擴圈!新一輪都市圈擴容來了》一文中有具體論述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蘇錫常都市圈,為上海大都市圈的一部分。論城市融合度,論制造業發達程度,論交通一體化程度,在全國僅次于廣佛肇和深莞惠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所以,南京無論是做大強省會還是爭創國家中心城市,都不會損及蘇州本身的利益,兩城完全可以協同發展、錯位發展,助力江蘇在10萬億時代走得更遠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04

              濟南、青島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濟南、青島的城市定位終于清晰了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近日,山東發布十四五規劃建議,對濟南、青島兩城的定位一錘定音: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濟南:實施“強省會”戰略,支持濟南打造“大強美富通”現代化國際大都市,加快建設國家中心城市;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青島:支持青島打造開放現代活力時尚的國際大都市,持續放大上合組織青島峰會效應,打造“一帶一路”國際合作新平臺,加快建設全球海洋中心城市、國際航運貿易金融創新中心、全球創投風投中心。

              可見,濟南被作為山東競奪國家中心城市的代表,而青島則以“全球海洋中心城市”為目標。


              濟南是副省級城市、省會,青島是計劃單列市,GDP更勝一籌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長期以來,濟南、青島存在明顯競爭關系,兩地都提出爭創“國家中心城市”的目標,都視自己為“山東經濟龍頭”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然而,山東雖然是中國經濟第三大省,但與廣東、江蘇的差距不斷拉大,濟南青島有必要明確各自定位,防止惡性競爭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濟南的目標則是強省會和國家中心城市,輻射的是包括濟南、淄博、泰安、聊城、德州、濱州、東營7市在內的“省會經濟圈”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青島的抓手是上合峰會和全球海洋中心城市,輻射的是以青島、煙臺、濰坊、威海、日照5市為代表的膠東經濟圈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濟南打造強省會,不乏省市層面的支持。


              雖然國家層面提出“防止一市獨大的弊端”,但即便合并萊蕪之后,濟南首位度仍在全國墊底,遠遠談不上一市獨大,做大“強省會”的空間相當大。這在《2021年,中國沒有拋棄“強省會”》一文中有詳細論述。



              未來,隨著黃河流域經濟帶國家戰略的出臺,濟南作為黃河流域最大的中心城市之一,不乏成為國家中心城市的可能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05

              沈陽、大連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沈陽、大連,一個是副省級的省會城市,一個是計劃單列市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這種城市格局,與廣州深圳、濟南青島、杭州寧波、福州廈門有一定相似之處。中國共有5大計劃單列市,對應著5個省會,省會與計劃單列市的關系備受關注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遼寧省十四五規劃建議提出:


              突出沈陽、大連在全省經濟社會發展中的牽動作用,加強沈陽、大連協調聯動,促進各類要素合理流動和高效集聚,形成以沈陽、大連“雙核”為牽引的“一圈一帶兩區”區域發展格局。 

              具體而言,根據建議,沈陽“按照國家中心城市的功能定位,提升城市品質,增強城市能級,提高集聚、輻射和帶動能力”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可以說沈陽競逐國家中心城市早已是明牌,而且鑒于東北地區尚無一個國家中心城市,沈陽躋身第10個國中城市的可能性不小。這在《12城競逐!誰是第十個國家中心城市》一文中有論述。


              大連,曾經的北方經濟明珠,近年來由于擠水分的因素,GDP一直徘徊不前,如今停留在7000億的量級,而同為北方城市的鄭州早已絕塵而去,經濟差距有所拉大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根據建議,大連的定位是:


              “突出大連東北亞國際航運中心、國際物流中心、區域性金融中心的帶動作用,建設東北地區對外開放新高地和全球海洋中心城市”。 

              可見,大連的關鍵在于東北亞的區位優勢,如果未來中日韓自貿區能更進一步,大連未必沒有重新崛起的可能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06

              福州、廈門、泉州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福建呈現出典型的“三城記”的特征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作為東部主要省份之一,福建區域經濟相當獨特。省會不是經濟體量最大的城市,也不是知名度最高的城市;而行政級別最高的城市,經濟體量卻僅僅位居第三;至于GDP最高的城市,卻一直缺乏曝光度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福州雖是福建省會,但GDP卻不及泉州,城市能級不及廈門。2019年,泉州GDP9946.6億,福州9392.3億,廈門5995億。
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從城市層級看,廈門是計劃單列市、經濟特區,福州只是普通省會,泉州則是普通地級市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雖然廈門GDP總量不高,但這是基于城市體量過小所致,廈門無論是人均GDP,還是國際知名度、高新產業實力、城市能級,都在福建遙遙領先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近日,福州提出,“十四五”期間,將通過“強省會”和“強門戶”,爭創國家中心城市。這在《誰是第十個國家中心城市?》一文中有論述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廈門在十四五規劃建議里則提出:謀劃推進“五中心一基地”建設、更高水平建設高素質高顏值現代化國際化城市,打造兩岸融合發展示范區等。


              這里的“五中心一基地”指的是:


              國際航運中心、國際貿易中心、國際旅游會展中心、區域創新中心、區域金融中心、金磚國家新工業革命伙伴關系創新基地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可見,廈門定位更高。


              未來兩岸關系如果能更進一步,廈門有望成為海峽西岸城市群的中心城市,經濟體量將會邁向更高的水平。

              本文轉載自:國民經略

              极速快三